透视中产焦虑

本刊记者 依凡   2018-06-11 15:58:55

没房的愁房价,有房的愁学位,有学位的愁养老,……中国1.3亿中产阶层们活得并不轻松,他们有各种各样的焦虑扑面而来。

“年入50万买不起房”,“年入60万养不起孩”,近两年来,作为财经记者的我接触了不少所谓高收入家庭,这个群体被定位为“中产家庭”。每一次和他们对话之后,记者都能感受到一种他们发自内心的焦虑,而这种“中产焦虑”越来越明显。

记者总结了一下,这个群体的焦虑主要来自子女教育、自身健康,还有职场晋升等。中产阶级表面上看有房有车,有不错的生活,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扣除房贷、车贷、信用卡还款之后,月收入难有剩余。

看看你是中产吗?

在中国,中产阶级的标准是什么?到底什么样的人或家庭才算中产?中产过着怎样的生活呢?记者给出一组数据。

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一份调查结论显示,年6万元至50万元是界定我国城市中等收入群体家庭收入(以家庭平均人口三人计算)的标准。在更广泛的认识中,中产大多从事脑力劳动,主要靠工资及薪金谋生,一般受过良好教育,具有专业知识和较强的职业能力及相应的家庭消费能力;从经济地位、政治地位和社会文化地位上看,他们均居于现阶段社会的中间水平。

也有人有不同看法。智联招聘发布了一篇《2017年中国新锐中产调查报告》,将年薪10万至50万元的人群定义为新锐中产。瑞士信贷研究所公布的最新2016《全球财富报告》显示,到2021年,全球中产阶级,即拥有净资产在1万美元到10万美元的人数预计将新增2亿人(而其中一半将来自中国),总人数将达11亿。

此外,福布斯认为中国中产家庭年收入应该在1万至6万美元之间;麦肯锡全球研究所制定的标准称,中产阶级是指那些年收入在1.35万~5.39万美元之间的人。

当然,除了稳定的收入,还要有百万级的资产。除了稳定的收入,要想挤进中产阶级的队伍,平时你要有百万级别的流动资产。

新中产5大焦虑,有几条戳中你?

英国杂志《经济学人》在专题报道中称,“中国中产是世界上最焦虑的一群人”。智联招聘发布的报告显示,有1/3的新锐中产经常感到焦虑,可能一不小心就会得抑郁症,而经常焦虑或偶尔焦虑的人群比例更高达95%。

如此光鲜亮丽的身价和身份,还有焦虑不是很矫情吗?这是记者听到非中产对中产焦虑最多的吐槽。记者举出几个案例,来看看他们的烦恼和压力。

陈女士年收入60万元,主要的收入来自于工资,市中心有两套无贷款房产,属于典型的中产家庭。她目前独自抚养小孩,将孩子送到了最好的民办私立学校读书,以后想让孩子去美国留学。黄女士前不久卖掉了一套房子,手中突然多出来了500多万元的闲置资金。然而,作为股市小白、对理财一窍不通以及遭遇到再度买房限贷限购的她,不知道如何打理这笔钱。对于财富贬值的焦虑以及货币贬值的压力,让她最近略显坐立不安。

尽管中产的定义不同,但据统计,中国中产阶级93%的收入来自工资,一旦失业,将迅速陷入困境,因此资产增值焦虑成为普遍现象。通货膨胀困扰着全球的中产。而中国中产的特殊性在于,房子作为他们的刚需,其价格涨幅十几甚至数十倍于其他消费品,而在房子限购限贷的背景下,中产阶级焦虑感也更为强烈。然而外表光鲜的背后,95%的新中产都感到焦虑,其中多源于对未来的不确定性。以下几种焦虑则最为明显。

月月房贷“鸭梨”山大。有调查显示,中产阶级各种焦虑中,买房压力以84.7%的比例占据榜首。2006-2016年间,中国家庭房贷支出与收入比从33%上升到了67%,即67%的家庭收入被拿来还贷了。

教子上策唯有报班。无论是“月薪三万撑不起孩子一个暑假”,还是“学而思攻占家长朋友圈”,这些乱象说明了,新中产们在子女教育问题上存在过度焦虑,砸钱成为缓解焦虑的方式。

耿先生的家庭年收入在40万元左右,多年的资金积累也让他拥有两套房子,然而,从儿子幼小衔接开始,耿先生就踏上了教育焦虑的不归路。对优质教育资源的渴求,使他不满足于家门口的公立学校,而是动用社会关系和物质条件,选择了一家知名的民办私立学校。

“然而,这并没有结束,由于职业属性自由,我现在几乎成了孩奴,陪读、辅导功课也够累的。”耿先生还给儿子报了奥数班等各种补习班,为了让儿子成为全能手,他还让儿子学习了游泳、围棋、钢琴等,每年花在儿子各类学习班的支出,就要近10万元。

表面的风光还能担待多久。此前,一篇《我那么努力,有两套房,却不得不离职,到底哪里出了问题?》帖子刷屏,这一现象也正好戳中大量中产阶层的痛点——看似风光无限的一线城市白领们,实际上活得小心翼翼。上有老下有小,要养活一大家子人,每个月工资还完房贷车贷,所剩无几…… 资金流不敢断,甚至连病都不敢生。

不怕通宵熬夜,就怕出入医院。智联招聘在《2017年中国新锐中产调查报告》中称,70%的新中产加班是常态,失眠、过劳让新中产的健康问题频发,新中产是名副其实拼“命”在工作。理财迷茫,不敢盲目下手。对抗货币贬值,让钱生钱,实现资产增值……多数新中产一直在为财产保卫而发愁。吴晓波频道发布的《2017新中产报告》显示,投资理财是新中产普遍存在的一项知识性焦虑,超过半数人对理财能力不满意。

专家:焦虑是正常现象 不必过分担心

一位采访对象谈到中产焦虑的时候称,中产没有安全感,不舍得买包,不舍得消费,不舍得请阿姨做卫生。这到底是中产还是中惨?

中产阶级虽然有不错的学历,受到过良好的教育,有稳定的工作、住房,具有专业知识和较强的职业素养,以及一定的家庭消费能力,但是,他们却是社会中最焦虑的一群人。除了以上案例中提到的几种压力,中产阶级的焦虑还表现在养老、医疗等方面。中产的焦虑,源于他们巨大的不安:他们生怕自己因为工作的变动,失去现有的生活,生怕自己的孩子输在教育上,以后不能生活得很好……

江瀚指出,很多时候中产阶层焦虑往往是因为社会保障体系还不够完善,很多人很担心自己的未来。事实上,焦虑是中国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一种正常现象,在美国、欧洲等发达经济体中都曾经出现过,特别是当经济出现增速换挡、转型升级的时期,这种焦虑的表现则更加明显。他认为,这种现象的出现虽然需要重视,但是也没必要恐慌。需要从制度上不断完善各类社会保障,从观念上引导家庭向更加积极的方向转向。而对于每个家庭而言,则更需要家庭去实现自我的改变,比如说想方设法增加被动收入,并且鼓励强化全社会的学习意识和竞争意识,多元化家庭财富的组合,从而增强家庭的抗风险能力。

上一篇回2018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6 毕业论文网 > 透视中产焦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