养老焦虑尴尬的中产 如何体面地养老

本刊记者 依凡   2018-06-11 15:58:56

养老没有100万元,几乎免谈,更有甚者表示一个将在2027年之后退休的人,需要300万~500万元才够养老,类似京沪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,预备1000万元养老也未必够。

健康以及养老这个话题,是人到中年以后常常思考的问题,中产即使在收入上看似风光,但对于养老的焦虑似乎也不少,甚至更多。收入总是和付出成正比,因为挣得多,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自然更多,而这种压力也会威胁着中产们的健康问题。因此,对健康的投入和对养老的规划,成了他们不得不思考的大事情。

今天在职场拼命,明天老人谁来赡养?

在很多人的心目中,真正的中产阶级应该是美剧里的场景:绿树成荫、二层小楼、独立车库、修剪整齐的花园、炫酷拉风的轿车、孩子和狗在院子里玩耍打闹、夫妻在屋子里准备着下午茶、每逢周末全家开车到野外田园野餐宿营……

但是,中国的中产阶级却远没有如此的悠闲惬意,他们是大城市里所谓的白领,每天享受着让别人羡慕的生活,但是他们却时刻在担心。担心由于今天工作上的纰漏,明天会不会被辞掉?今天身体健康,明天会不会因为一场大病而一贫如洗?今天的职位明天还有多少上升空间?

今天在职场拼命,明天老人谁来赡养?公司裁员,股票波动,税率上浮,甚至是住房公积金的调整,都能让他们从睡梦中惊醒。他们的社会地位并不稳定,向上有可能成为社会精英,也有可能向下跌入社会底层,这就是中国中产阶级的生活现状。

有多少钱才能退休后过上体面的生活?

中产们有房有车,收入可观,拥有着让人羡慕的生活,但他们的压力也同样巨大。曾经有报道认为,养老没有100万元,几乎免谈,更有甚者表示一个将在2027年之后退休的人,需要300万~500万元才够养老,类似京沪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,预备1000万元养老也未必够。

知乎上,有一网友提问:“目前我在上海工作生活稳定,属于中产阶级,但我依旧很焦虑,我在思考该如何谋划准备,才能够过上体面的退休生活?”和该网友一样,恐怕众多中产阶级家庭都有这样的疑问。

曾有机构做过简单测算,假如我们退休后还有20年的养老时间,仅基本生活就需要300万元。对于中产家庭而言,若想体面养老,又需要准备多少钱呢?

根据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钟伟的一篇权威学术研究报告,现在有“355万元”才相当于30年前的“万元户”。考虑到通货膨胀一直存在且还会持续,为了确保退休后的生活质量不至于降太多,在计算时需考虑到通货膨胀因素。通胀率每年都不同,我们按照每年5%的标准来做推演。具体可根据经济发展情况计算。

中国发布的全球退休生活调查数据显示,在中国内地,平均每年需要约16.61万元的退休收入,才能确保舒适的退休生活,20年就需要332万元。目前社保可以解决的也就10年,还有10年的养老金缺口。也就是说,“一个将在2027年之后退休的人,需要两三百万元才够养老,类似京沪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,只怕还需要更多”。

养老的关键还是合理配置

那么问题来了,应该何时开始规划养老,如何进行养老理财,才不至于如此焦虑呢?

“不敢生病”已经成为大多数中产人士的心声,因为目前的医疗支出费用高昂已经是不争的事实。尤其是大部分重大疾病的治疗费用从来都是难以预估,动辄十万至数十万,这尚且没包括因为患病而遭受的收入损失,以及求医、护理、康复等各环节相关费用。可以说,一旦家庭出现一位重病患者,很可能会重创整个家庭的经济状况,进而使其失去中产地位。

最后,人到暮年,养老或成压倒中产的最后一根稻草。因此,健康和养老保险是每个家庭不可或缺的选择,而中产家庭可以适当多配置一些适合自己的。

有专家分析认为,规划养老就必须考虑人民币贬值的问题,还可配置一些美元和艺术品以避险。目前黄金跌幅很大,且从目前形势判断黄金投资必然会走弱,此时正是一个很好的美元配置时期,特别是在人民币对美元走强的背景下。进行美元配置时需要摆正心态,并不是应以收益率为考虑的,最终应用于避险。

清华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朱宁提出,资产配置要多元化,各种不同流动性、不同风险偏好,或者不同趋向的配置,都是很重要的组成部分。当前国际形势比较复杂,对投资者的资产配置策略也提出了更高要求,多元化、长期投资的理念呼之欲出。

大多数中产阶级不敢去做风险类的投资,因为担心一旦市场有点风吹草动,就会产生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局面,所以选择适合自己的稳健类理财产品进行资产配置,是安放中产阶级焦虑灵魂,实现“美剧”式中产生活的重要途径。

链接美国人的养老焦虑

芭芭拉女士居住在美国弗吉尼亚州北部一家老年公寓,由于自己没有收入,子女也不在身边,住在政府提供的老年公寓是最经济的养老方式,不仅不用花钱,还能拿到补贴。如果需要看病,由老年中心叫出租车免费送到医院。“我觉得没有什么烦恼,安心在这里享受老年时光。”芭芭拉很满意现在的生活。

同在弗吉尼亚州,67岁的胡夫选择在家养老,他感觉看病非常贵,所交的保险里,很多医疗费用都不能包含在内。一住院就要先交上千美元,住的时间越长,每天需要交纳的住院费会越高,直到完全自费。他说:“我们的医疗保障体系是有问题的,像我这样努力工作了一辈子,有房有车,却依然因为养老而焦虑。”

美国为老年人设计了两大公费医保体系:联邦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保险。联邦医疗保险是美国联邦政府为65岁或以上、在美国工作并纳税至少10年以上的老年人或不足65岁但有长期残障的人士或是永久性肾脏衰竭患者、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(路葛雷克氏症)患者提供的政府医疗保险。

如果低收入的老年人无力承担联邦医疗保险的自付费用,美国政府允许其同时申请医疗补助保险。该保险由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共同设定,主要由州政府出资,联邦政府通过联邦医疗保险与医疗补助服务中心提供部分资金,为低收入者和资源有限的公民提供全面广泛的医疗服务,大部分州的医疗补助保险被用来支付老年人长期护理的费用。但该保险并不是自然享受的福利,而需要经过申请和资格评定,申请人的收入、财产和其他资格都必须符合要求。

在美国有一种说法是“养老越穷越好”,身无分文的老人可以吃福利,真正的富人又不需要社会保障体系来养老,而中产阶级却在养老问题上举步维艰。

上一篇回2018年5月第5期目录 下一篇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6 毕业论文网 > 养老焦虑尴尬的中产 如何体面地养老